报社公告

童年的记忆
2024-07-03 15:09:14 来源:运城晚报

  三岁多的小孙女在沙发上独自翻滚,她偶然间想妈妈时的哭声,如一根无形的线,牵引着我回到那段和外婆外公一起住的日子。

  那时,我尚年幼,被接到山西中部太行山深处一个叫上村疙瘩的村庄。村庄被山峦环绕,云雾缭绕,仿佛与世隔绝。我与外婆外公相依为命。

  我们住在一间不到30平方米的屋里,屋外三面依山,屋前可看到遥远的大山,听到风吹松树的沙沙声。屋里没有玩具,没有电视,我只有后院一个年龄相仿的女娃作伴。我们在山坡上奔跑,从土崖上往下跳,追逐蝴蝶和麻雀。夜晚,我围坐在土炕旁,听外婆与外公讲述煤窑捡拾碳核、黄鼠狼夜间偷吃自家鸡的故事。

  外公接近古稀之年,那时他因下煤窑被砸伤双腿致瘫痪,只能在炕上度过漫长的白天和黑夜。白天他喜欢听收音机,但大小便几乎失禁,刺鼻的气味时常弥漫整个屋子,我为他清理,往炉子里填柴填煤把我呛得眼睛直流泪。尽管外公生活完全不能自理,但外公常常把自己碗中稍有些油水的饭菜留给我,那是他对我深沉而无言的爱。

  如今,小孙女想妈妈爸爸时,要么就看看妈妈爸爸的照片,一阵眼睛湿润,要么就不由唱起“世上只有妈妈好,有妈的孩子像块宝……”

  孙女稚嫩的声音,把我的思绪牵引到那个山村,外婆外公对我细微的呵护,我记忆犹新。

  在我的那段童年记忆里没有眼泪,我虽然是留守儿童,但对那里的房前屋后的一草一木有感情,爱我的外婆外公给予我了一切。我由衷为我的子女们在外打拼而骄傲,我更为我的小孙女陪伴我们生活而开心。

  我意识到,无论时代如何变迁,那份对亲情的渴望和思念永远不会改变。让我们珍惜身边的每一份情感,给予孙子辈更多的关爱和陪伴。因为在这个世界上,最珍贵的便是那份血脉相连的亲情。(朱海斌)


责任编辑:王海山

上一篇:山西永济市舜帝村:“舜”历千年 “孝”润古村
下一篇:秘密的致敬

本文相关推荐
  • 致敬校园里的劳动者

      劳动最光荣。李大钊曾经说过:我觉得人生的求乐方法,最好莫过于尊重劳动。一切乐境,都可由劳动得来,一切苦境,都可由劳动解脱。劳动

    (2022-05-02)

  • 游园观景赞芮城

      推窗见绿,出门是景;公园城市,人在画中。这是我的小城——芮城。已是暮春初夏,绿得发亮的园子再也藏不住了,干脆敞开来任花儿竞香。

    (2022-05-05)

  • 芦苇青青五月来

      湿地里的芦苇高过人头的时候,正值五月,此时的芦苇,蓊蓊郁郁,草色青青。  四月的青,太肤浅,带着几分幼稚,一到六月,那青又过深

    (2022-05-06)

财政电力 | 本月热搜排行榜